提灯笼的王落竹

希望你们不嫌弃弧长又傻的我|・ω・`)

我真是何德何能啊【豹哭】明明画画不怎样写文也不怎样,娃娃也拍得不咋样,也有各种各样的太太们会给我点赞wwwwwwww

一个看起来就非常不正经的lo

搭噶好,我是米菊合志《樱花味汉堡》的主催和文手之一的王落竹,我来问问还有人想加入我们吗|ω・`)向全世界安利米菊的好!入群只要微审欧!
截稿日是2018.1.15,终宣会在菊诞发布
文的要求是全年龄向甜文,最好非国设,字数要求2100字以上。
图的要求是板绘或指绘,完成度不能太低,分辨率达到600dpi,图不能出现r18内容。
校对和排版要求有经验优先。
哦对了,不要突然消失很久不理人的,我实在难得敲。
合志staff群群号668155491【QQ群】

因为某些不可抗力……我要淡圈了……该干的活还会干,但是目前qq上不去,可以用私信联系我qwq

深夜不能让神经病不睡觉,因为他会开始搞事的【】睡不着刺绣了一个芥川Σ(|||▽||| )他真可爱呀Σ(|||▽||| )裙子我做的,刺绣我绣的,明天起床拍一下上身效果好了【不好

神的低语第二章√
白落:超受伤要宝宝亲亲抱抱才能好
李珉语:不亲,也不抱,滚
这个故事会一点点慢慢展开的~

第一次尝试原创,主线有点虐,当然最后是甜。
希望一个世.界.观宏大的架空故事。

我可能脑子有泡.._:(´_`」 ∠):_ …重发一遍
一辆太中♀婴儿车,性转有注意避雷

【双黑太中】泰迪熊

今天楼下考试把我卧室都给屏蔽了,就很气。
2017.7.10补了点后续
»生子注意
»一方死亡注意
我是一只泰迪熊,有棕色的,柔软的毛和小小圆圆的黑眼睛。
我属于一个孩子,一个有着鸢色眼睛的小女孩。她叫太宰樱早。
太宰樱早没有母亲,但是她有两个父亲。
我第一次见到樱早,她还是个婴儿,一个甚至没有我高的,咿呀咿呀的婴儿。
樱早的父亲们笨拙地照顾她,给她换尿布或者喂奶,或者将小小的樱早抱在臂弯里。
那两个人在一起非常幸福,即使他们过得吵吵闹闹的。
高一些的男人眼睛是鸢色的,我想樱早应该是继承了他的眸色。矮个的男人身材修长,有着橘色的绻发,樱早非常喜爱这个男人。
樱早一点点长大,她开始学习走路,她歪歪扭扭地在家里撞来撞去,但是总会在快要撞到头的时候浮起来————那是橘发男人的异能,樱早总会咯咯笑起来,手在虚空里乱拍。
樱早有时会被带去两个男人的办公室,鸢眼男人是一个侦探社的一员,当樱早过去他才会认真工作,社里有个未成年的小姑娘和一个眯眯眼的少年【是少年吧?】非常喜欢可爱的樱早,会逗她会抱她。
当然,更多时候小樱早都乖乖的坐在鸢眼男人膝上,看着他在电脑上打下一个个字,偶尔拿起电话给橘发男人打电话,笑嘻嘻说蛞蝓是不是很无聊啊,要不要听樱早笑你……之类。
橘发的男人是个黑手党,樱早很少去那里,如果待在那边,很多时候都是一个金发的,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小女孩陪她玩,橘发男人则在外面举着枪。
后来樱早变得更大一些,男人们的工作变得危险了许多,一开始樱早闻到男人们身上的腥味总会哇哇大哭起来,一边哭一边用纸擦男人身上的红色的痕迹。
后来有一天,樱早失去了一个父亲。
橘发男人走了,在镇压反叛的时候。
樱早在橘发男人的葬礼上哇哇大哭,她哭得衣襟都湿透了,鸢色的眼睛仿佛浸在水里。
鸢眼的男人站在樱早旁边,他没有哭,我知道,他已经痛到流不出眼泪了,那双曾经笑着看橘发男人的眼睛失去了光泽。
橘发男人把他眼里的星辰带走了。

【双黑】【太中】指尖轻吻

»cp太中,全年龄向
»今天的目标也是甜到齁
»我爱人偶梗一辈子
»小学生宰×人偶中
哒宰生日快乐(。・ω・。)ノ♡

太宰治得到了一个人偶。一个少女将那个孩子交给了他。
人偶有着柔软拳曲的橘发和深邃明亮的蓝眼睛,身上穿着花呢的套装。
孤独的孩子总是需要陪伴的。
太宰治是孤独的,没有人理解他,也没有人愿意理解他。
但是人偶愿意。
“你这小鬼,快点起床滚去上学。”清晨被踹醒的太宰治一脸懵逼,人偶小小的,穿着皮鞋的脚又一次狠狠地踹在他身上,“喂喂!”
渐渐清醒的太宰治转了转鸢色的桃花眼,露出了一个小狐狸的微笑。
他伸出缠着绷带的手抱住人偶,把他塞进了书包,不顾人偶的抱怨把书包扣上了。
在书包被扣上的前一秒,人偶想着,
“这兔崽子居然还挺好看的。”

“你叫什么名字?既然你可以这样活动的话,你不可能没有名字的。”太宰治坐在天台上,手里拿着漆木的便当盒。书包倒在旁边,人偶盘着腿坐在他的左边膝盖上。
好像是生气了……太宰治想着。
“有名字,但是不会……告诉你的。”人偶说着,一小团东西递到他跟前,他想也不想地吃了下去,“螃蟹?真是糟糕。”

人偶成为了孤独的孩子的最后归宿。

他会粗暴地踹醒太宰治,催促他上学,会在孤独的孩子没人照看的时候,静静待在他身边,阻止他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,有时甚至于会在家里没人时帮助太宰治做饭。

“小鬼,需要我给你唱摇篮曲吗。”人偶坐在他的床头,笑得肆意张扬。
“不需要。”孩子说着转了个身,背对着人偶,过了一会儿测过身子,“你的眼睛很好看。”

“我喜欢你。”
已经从孤独的孩子成为孤独的少年的那个人站在人偶面前,他是笑着的,不是平常狐狸般狡猾的笑,是人偶没见过的笑,眼中都溢满浓浓的爱意。
人偶挑挑眉:“你对人告白都不喊名字的么?”
“那么,你叫什么名字?”
“中原中也。”
“中原中也,我喜欢你。”
人偶第一次在他面前笑了,他从桌上跳下,在浅浅的,橘色的,温暖的光中变成了俊秀的少年:“嗯。”

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后记
“chuya,你好可爱。”
“啊?”
“不管是人形还是人偶的时候都小小的呢。”
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