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灯笼的王落竹

希望你们不嫌弃弧长又傻的我|・ω・`)

【双黑太中】泰迪熊

今天楼下考试把我卧室都给屏蔽了,就很气。
»生子注意
»一方死亡注意
我是一只泰迪熊,有棕色的,柔软的毛和小小圆圆的黑眼睛。
我属于一个孩子,一个有着鸢色眼睛的小女孩。她叫太宰樱早。
太宰樱早没有母亲,但是她有两个父亲。
我第一次见到樱早,她还是个婴儿,一个甚至没有我高的,咿呀咿呀的婴儿。
樱早的父亲们笨拙地照顾她,给她换尿布或者喂奶,或者将小小的樱早抱在臂弯里。
那两个人在一起非常幸福,即使他们过得吵吵闹闹的。
高一些的男人眼睛是鸢色的,我想樱早应该是继承了他的眸色。矮个的男人身材修长,有着橘色的绻发,樱早非常喜爱这个男人。
樱早一点点长大,她开始学习走路,她歪歪扭扭地在家里撞来撞去,但是总会在快要撞到头的时候浮起来————那是橘发男人的异能,樱早总会咯咯笑起来,手在虚空里乱拍。
樱早有时会被带去两个男人的办公室,鸢眼男人是一个侦探社的一员,当樱早过去他才会认真工作,社里有个未成年的小姑娘和一个眯眯眼的少年【是少年吧?】非常喜欢可爱的樱早,会逗她会抱她。
当然,更多时候小樱早都乖乖的坐在鸢眼男人膝上,看着他在电脑上打下一个个字,偶尔拿起电话给橘发男人打电话,笑嘻嘻说蛞蝓是不是很无聊啊,要不要听樱早笑你……之类。
橘发的男人是个黑手党,樱早很少去那里,如果待在那边,很多时候都是一个金发的,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小女孩陪她玩,橘发男人则在外面举着枪。
后来樱早变得更大一些,男人们的工作变得危险了许多,一开始樱早闻到男人们身上的腥味总会哇哇大哭起来,一边哭一边用纸擦男人身上的红色的痕迹。
后来有一天,樱早失去了一个父亲。
橘发男人走了,在镇压反叛的时候。

【双黑】【太中】指尖轻吻

»cp太中,全年龄向
»今天的目标也是甜到齁
»我爱人偶梗一辈子
»小学生宰×人偶中
哒宰生日快乐(。・ω・。)ノ♡

太宰治得到了一个人偶。一个少女将那个孩子交给了他。
人偶有着柔软拳曲的橘发和深邃明亮的蓝眼睛,身上穿着花呢的套装。
孤独的孩子总是需要陪伴的。
太宰治是孤独的,没有人理解他,也没有人愿意理解他。
但是人偶愿意。
“你这小鬼,快点起床滚去上学。”清晨被踹醒的太宰治一脸懵逼,人偶小小的,穿着皮鞋的脚又一次狠狠地踹在他身上,“喂喂!”
渐渐清醒的太宰治转了转鸢色的桃花眼,露出了一个小狐狸的微笑。
他伸出缠着绷带的手抱住人偶,把他塞进了书包,不顾人偶的抱怨把书包扣上了。
在书包被扣上的前一秒,人偶想着,
“这兔崽子居然还挺好看的。”

“你叫什么名字?既然你可以这样活动的话,你不可能没有名字的。”太宰治坐在天台上,手里拿着漆木的便当盒。书包倒在旁边,人偶盘着腿坐在他的左边膝盖上。
好像是生气了……太宰治想着。
“有名字,但是不会……告诉你的。”人偶说着,一小团东西递到他跟前,他想也不想地吃了下去,“螃蟹?真是糟糕。”

人偶成为了孤独的孩子的最后归宿。

他会粗暴地踹醒太宰治,催促他上学,会在孤独的孩子没人照看的时候,静静待在他身边,阻止他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,有时甚至于会在家里没人时帮助太宰治做饭。

“小鬼,需要我给你唱摇篮曲吗。”人偶坐在他的床头,笑得肆意张扬。
“不需要。”孩子说着转了个身,背对着人偶,过了一会儿测过身子,“你的眼睛很好看。”

“我喜欢你。”
已经从孤独的孩子成为孤独的少年的那个人站在人偶面前,他是笑着的,不是平常狐狸般狡猾的笑,是人偶没见过的笑,眼中都溢满浓浓的爱意。
人偶挑挑眉:“你对人告白都不喊名字的么?”
“那么,你叫什么名字?”
“中原中也。”
“中原中也,我喜欢你。”
人偶第一次在他面前笑了,他从桌上跳下,在浅浅的,橘色的,温暖的光中变成了俊秀的少年:“嗯。”

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后记
“chuya,你好可爱。”
“啊?”
“不管是人形还是人偶的时候都小小的呢。”
“……”

【太中太】小说家

我第一次见小说家,是在十岁的时候。
小说家有橘色的卷发和鸢色的眼睛,笑起来特别特别好看。
我第一次遇见她,是她远远的站在一栋破败的别墅前的时候,她看起来那么难过,仿佛潮水一般的悲伤下一秒就会把她淹没。
很多年后我才知道,那栋别墅,长眠着她的父亲们。
她的父亲们大概是我所知道的最奇妙的一对了吧,小时候吵吵闹闹地长大,长大了也依旧吵吵闹闹,偶尔互殴,但是最后却又真真实实地在一起了。
我爱他们,小说家说到他们时笑得非常幸福。
你知道的,我是个试管婴,在父亲的同事那里,我曾经看见过我百天时的录像,两个大男人手忙脚乱地带着一个孩子,没有一句抱怨,只有几乎溢满屏幕的幸福。
还有爸爸的同事给我的,小小的我坐在他旁边,他难得地坐在桌前,认认真真写着他的报告。
我记得我还只有那么小的时候——小说家说着比了比自己的腿根——那时候我第一次上小学,我的父亲们一起带着我去学校,他们拉着我的手,时不时斗斗嘴。
那就是他们,吵吵闹闹却又最幸福。
我的父亲,你知道的,他是个黑手党,只有爸爸会在他回家的时候给他一个带着家里火炉,还有他的味道的拥抱。虽然父亲总是很嫌弃很嫌弃似的推开他。
还有,爸爸特别喜欢突然摘掉父亲的帽子,他说看父亲气急败坏的样子非常有趣。小说家说到这里哈哈大笑,像个孩子。
爸爸也是,他是个一直在追求完美的自杀的人,父亲总是很生气地抱怨他,但是当爸爸又去实施他的自杀计划时,他总是焦急地去寻找父亲,然后怒气冲冲地拉着弄得脏兮兮的父亲回来。
啊,偶尔他们也会摇床(小说家这时看着我突然红起来的脸笑得停不下来),你知道的,毕竟是深爱对方的证明。
两个人都非常喜欢在对方的身上留痕迹,吻痕啊或者咬痕,也许还有抓痕吧,我小时候曾经问过父亲脖子上为什么有吻痕,父亲什么都没说,其实我看见他偷偷给了爸爸一手肘。
怎么说呢,就是因为这种幸福太美好,当我长大之后,我才会心心念念想着要将它留下来,用色彩用文字。
“天要亮了,你就要消失了,”我看了一眼窗外,不知为何有点想哭,“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?”
“我叫太宰樱早,因为我的父亲们第一次见面是在我出生前二十年的一个早春,我父亲叫中原中也,我爸爸叫太宰治。”
小说家那之后就消散在风里。

发个美少女偶像本田x这条裙子要做人用啦!!!!开!心!!本田超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可爱!

昨天忘发了。゚(゚´Д`゚)゚。大概就是青涩的少年的故事,私设菊戴着眼镜注意(`・ω・´)ノ樱:唉这俩人【嫌弃】

累了,想写点原创试试看………………

总之就是屯点芥川相关梗

那什么私心打了tag你们不要烦我|・ω・`)
梗的来源是三次元【】介意慎哦,有一点点新双黑
芥川超级喜欢画河童,有的时候会画在记事本里,但是画完就会撕掉,因为不想被部下看见【樋口:??????】
芥川画过一幅关于虎的画,当然这个事情连樋口也不知道,后来芥川不小心喝醉让中岛敦知道了【】隔天整个侦探社都知道了【】









最后一条隐藏x芥川喜欢中国姑娘,当然他已经在我怀里了!!!


其实我就是刷芥川的小说集看到这个河童梗可爱得我不行xxxxxxxx

羊。艾玛羊真可爱【就是头贼大】把他带到画室去了,一群小姑娘捧着他激动得不行😂

我有小羊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